如何突破互聯網醫療的信任藩籬?

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觀點 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【摘要】互聯網醫療,不是一個籠統的、遙遠的概念,它本身是要靠在互聯網醫院的應用效果來展現

                  道總有理 原創  ·  2022-09-07 15:17
                如何突破互聯網醫療的信任藩籬? - 金評媒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道總有理   

                2022年,懸在互聯網醫療行業頭頂的兩把“達摩克里斯之劍”先后落地:

                6月,《互聯網診療監管細則(試行)》正式發布;9月,《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》出臺。政策的落地,給互聯網醫療行業這條賽道,加上了清晰的路標和安全圍欄。

                值此,互聯網醫療行業終于可以在高速路上不再瞻前顧后,心無旁騖地快速前進。

                互聯網醫療的成長“癥結”

                醫療與健康,是關系民生的大事,這也決定了醫療數字化的改革注定任重道遠。細數互聯網賽道,從電商到O2O、從直播到短視頻,頂多十年左右,已經足夠一個獨角獸企業跑完從創立到形成商業閉環的全周期,并且在資本的助推下,這個時間越來越短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互聯網醫療從2000年興起至今,商業模式仍備受爭議。從丁香園做醫生線上交流論壇開始,到微醫、好大夫等創業公司為用戶提供在線掛號、輕問診、血糖管理等單一服務,再到互聯網平臺優化整合就醫診療流程,提供醫藥險閉環的綜合服務,互聯網逐步撬開傳統醫療行業深厚的壁壘,但依然只能緩慢滲透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各行業快速數字化時,醫療行業的數字化過程中逐漸暴露舊問題,同時新困難不斷。

                基層醫療機構普遍數字化、信息化水平參差不齊,管理缺失,賦能困難;大醫院信息化應用流于形式,系統實用性不強,數據無法連通,醫生使用體驗遲遲沒有得到改善等等,極大地阻礙了行業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新業態的互聯網醫院也出現了“建而不用”的問題。國家衛健委數據統計,截止到20216月,全國共有1600多家互聯網醫院。但由于品牌認知度低、運營團隊缺失、患者網絡就醫習慣尚未養成等原因,不少互聯網醫院使用效率極低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問題的背后直指互聯網醫療的一個最大難題——信任,無論是患者,還是醫院、醫生,似乎都沒有與互聯網醫療產生聯結,建立信任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醫生,在線下坐診、查房、科研等工作,需花費較多時間和精力,線上參與積極性不高;對患者而言,容易對醫生充滿“警惕”,大部分患者是通過與一位醫生長期的、近距離的接觸,才能逐漸產生信任,而互聯網醫院只能復診、不能首診,患者想要找大三甲醫院的醫生求助無法得到及時回應后,更難建立信任;醫院管理者對互聯網醫療更是“保守”,是不是要把我的醫生“搶”到你們平臺上?數據安全怎么保證?如果出了問題算誰的?

                一個個信任難題待攻破。

                讓患者看到“效果”

                好在近兩年的疫情為互聯網醫療發展帶來了機遇。高效、便捷、專業、避免接觸等優勢,讓互聯網醫療對線下醫療服務體系的“補充”價值直接展現在患者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2_副本.jpg

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,家住鄭州市中原區的郭女士所在小區成了管控區,不能輕易出門,她心急如焚。前段時間,她兒子因肺炎持續咳嗽,在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就診后,需定期在醫院進行復診,因為鄭州疫情抬頭,不便線下就醫。后來醫生告訴她可以登陸“豫中一”App,通過互聯網醫院在線與醫生進行溝通,隨后醫生指導她進行了推拿,對寶寶的飲食、用藥進行管理,隔天郭女士購買的藥品就送到了小區樓下。

                當然不只在河南,今年3月底,京東健康上線“藥品求助登記平臺”,至6月初,僅在上海地區累計接收超10萬條用藥求助信息,超過90%得到滿足,很大程度幫助當地民眾解決了缺藥、斷藥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及時地回應、有效地反饋,成為患者對互聯網醫療建立信任的一個開端,而進一步的信任需要更多精力“維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目前,多數疾病在院內診療時間不足全病程的10%,患者60%~90%的健康花費在院外產生。最典型的就是各種慢性病,比如糖尿病,我國是全球糖尿病患者數量最多的國家,對糖尿病患者來講,院外生活習慣的調整和管理才是保證糖尿病患者健康的關鍵。院外的服務正能體現互聯網醫療的優勢。

                以診后環節為例,傳統的診后服務普遍面臨患者依從性差、患者的長期隨訪和指導治療難以實現等現象,變成出院“沒人管”,健康靠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為此,京東健康面向醫院、科室、醫生打造的數智診后服務綜合解決方案,提供了更多的數字化工具來“對癥下藥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聯合居家智能監測設備,實時監測患者的健康數據(如血壓、血糖等),并實時傳輸到醫生的線上工作臺。這種全程追蹤既能讓醫生及時了解患者的病情變化,而且在監督下,患者診后也會更加自覺遵循醫囑;再比如線上隨訪,京東健康聯合醫生打造不同疾病領域的隨訪服務,通過穩定的、定期的溝通,幫助患者更方便地了解自己的恢復狀況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了提高患者診后的依從性,京東健康還提供多項權益,刺激他們的主動性,如京東體系內的優惠券、京豆以及醫用產品。去年廣東省疾控中心與京東健康合作繪制“糖尿病地圖”時,如果患者按時在平臺上完成相關任務,可以連續領取免費的糖尿病試紙。這一舉措,讓不少患者在生活中開始改善飲食,自覺進行健康管理。

                提及健康管理,當下醫療服務理念,正逐步由“以治病為中心”,轉變為“以健康為中心”,京東健康也致力于打造以用戶健康為中心的新型醫療健康服務體系,承擔“全民首席健康管家”的角色,而這對于大多數慢性病患者或老年人意義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下“苦功夫”的持續運營、推進中,用戶逐步看到價值,自身健康狀態的提升就是互聯網醫療帶來最大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與醫院“雙向奔赴”

                互聯網醫療的信任難題,還需要搞定醫療服務的主體——醫院。近年來,隨著政策的推進,不少醫院自己也搭建了互聯網醫院,又或者是對接第三方互聯網醫療平臺,但是,最后線上業務淪為形式的不在少數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,多數第三方互聯網醫療服務商提供的產品相對單一、涉及領域較窄,越來越難滿足醫院多元的需求,不少醫院對數字化的轉型效果逐漸失望。而且一個更現實的問題是,不同服務提供商,造成線下醫院的信息化系統不一,大量數據無法被打通共享和有效利用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這種狀態下,患者的體驗和醫生的工作效率都沒有真正得到提升。這必然需要整合能力強、技術資源硬的企業出馬,為醫院提供完整的、系統的、一體化的解決方案,以適應不同的醫療場景,幫助醫院實現醫療服務能力、運營效率的雙向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3.jpg

                日前,京東健康首次對外發布了其“數智醫療”解決方案體系,可以糅合數智化技術、大數據應用、運營支持、供應鏈管理等能力,為醫療機構提供互聯網醫院綜合解決方案、數智診后服務綜合解決方案、院端一體化供應鏈解決方案等全場景綜合解決方案。隨著數智醫療服務的醫療機構越來越多,更大范圍的互聯互通將成為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從醫療的流程看,京東健康為醫院提供的綜合解決方案貫穿診前、診中和診后,覆蓋全場景。

                診前,除了可以為醫院搭建在線掛號、咨詢的入口,還可以利用AI技術發揮智能導診優勢,依據患者問診需求精準匹配醫療資源和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  診中則主要強調線上與線下的協同,雖然診療過程依賴線下,可京東健康能為醫生診療提供輔助。以京東健康自研的醫療影像服務平臺“京影云”為例,京影云提供云膠片存儲與分享、遠程閱片、影像診斷等服務功能,便于醫生隨時隨地進行資料調閱,開展醫患溝通、病案討論以及遠程會診。

                至于診后,京東健康的數智化診后服務,已然成為了區別于其他互聯網醫療平臺的“獨家”特色,盡力幫助醫院解決患者診后的管理難題。

                運營是互聯網醫院可持續發展的必要條件。京東健康通過運營支持中臺、云藥房運營中心、醫共體運營中心、可視化平臺等模塊內容,可以逐漸擴大互聯網醫院的服務范圍,提升患者的體驗進而帶動互聯網醫院的活躍度。同時,探索線上醫療服務制度建設、規范管理,進一步保障互聯網醫院的穩定運營。

                針對醫院場景化需求,京東健康院內一體化供應鏈解決方案,可以面向各級醫療機構提供數字化、智能化的統一采購、供應鏈改造與精細化管理建設與運營等服務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京東健康為互聯網醫院提供的綜合解決方案,沿著流程和角色兩條線,前者通過覆蓋每個環節滲透到不同的場景,后者則可以從角色的需求出發,以需求出發去做功能的設計和創新。而最后,這兩者都將作用于線上醫療服務的擴展、細化和銜接。

                截至2021年底,京東健康已與北京地壇醫院、北京大學第六醫院、北京大學首鋼醫院、天津市南開醫院、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、天津市安定醫院、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、太倉市第一人民醫院等三甲醫院共建互聯網醫院,并協助其完成衛健委審核,獲得互聯網醫院牌照,順利開展“互聯網+醫療健康”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  互聯網醫療,不是一個籠統的、遙遠的概念,它本身是要靠在互聯網醫院的應用效果來展現,由此,才能給醫院帶來實效,并解除患者的質疑,逐漸搭建信任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京東健康已經走出了最為關鍵的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  道總有理,曾用名歪道道,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。同名微信公眾號:道總有理(daotmt)。本文為原創文章,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。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
                道總有理

                歪思妙想創始人,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

                評論:
                  . 點擊排行
                  . 隨機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. 相關內容
                  把腿张开cao烂你男男开荤粗肉